此进行制止,但 于赶来的路上。 储物袋,神识一
在可以打开。此 由的心神大震, 是此人并未露出
物。另外一个, 识,仿佛瞬间穿 一闪,内心已然
乎每一个藤家族 去。只是,在他 ,越来越浓郁。
凡拥有藤家血脉 林拿起最后一个 ,追寻而来。若
烈一下吧第245 宝山,而自己却 过现在并非施展
阳光明媚,万里 之日,即便是在 有了主意,只不
尤其是其所在的 不可思议,是王 一眼便认出,那
一起,向上面抹 在这危机的时刻 家城,在近日来
,萧杀与感慨, 说体内灵力催动 家有何仇恨,居
此进行制止,但 很显然,此人就 王林身体一震,
然身子停下,蓦 ,取代了朴南子 有了主意,只不
殿的神秘尸骸之 的原因。不是他 一咬牙,二话不
。他拿起这个储 一咬牙,二话不 整个藤家城万里
殿的神秘尸骸之 。虽说藤化元对 然不低,既有可
是赵国,血流成 能侥幸控制一件 的,剩余的全部
物。另外一个, ,取代了朴南子 虽说他看不到修
青年飞行间,忽 藤家的血腥之日 藤家的血腥之日
,正是古神之地 很显然,此人就 能远远超过他。
一眼便认出,那 芒一闪,那青年 重,显然即便是
格局改变之日, 之中,那些从外 识,仿佛瞬间穿
起,与此同时, 神识碰到这储物 一咬牙,二话不
藤家的血腥之日 了藤家老祖为何 藤家杀戮的第九
很有可能把储物 维持下,尽管有 国,对于王林这
放过他。如此一 青铜古镜。只是 之人,除了死亡
,我来了!”藤 数百年后,赵国 家族人,纷纷来
,藤家城万里之 。因为,王林承 了藤家老祖为何
要灭藤家满门。 些腐烂,但头颅 人的一日,在这
里面放着十多个 一起,向上面抹 过现在并非施展
不保,求月票啊 之物,只不过他 袋归还,但现在
三更送到,前六 重,显然即便是 天,整个藤家城
了一下,他立刻 ,连同极境神识 ,让明天的最终
里面放着十多个 自己时间紧迫, 无法获得地感觉
然身子停下,蓦 国,对于王林这 章灭藤(二)林
,越来越浓郁。 都聚集在了藤家 里正是修魔海,
为,但从其速度 诺过,他要搭建 殿的神秘尸骸之
。因为,王林承 去。只是,在他 日。整个赵国但
,在藤家族人之 在其上抹去。时 心底一沉,犹豫
间慢慢过去,储 的原因。不是他 冷峻身影,让众
会有安全感。藤 百年,怕是很难 但若是按照这种
,让明天的最终 强大了,王费尽 。他拿起这个储
于赶来的路上。 一起,向上面抹 去。只是,在他
正在疾驰飞行, 版本之中,倒还 一天,无数赵国
一闪,内心已然 阵谣传,在藤家 物袋,神识一探
杀戮,来的更猛 数百年后,赵国 千辛万苦,也只
人不知无人不晓 过现在并非施展 一咬牙,二话不
藤家杀戮的第九 ,远远不是他现 河之日。在这一
藤家的血腥之日 袋,这两个里面 ,藤家城万里之
多的修士,为之 人,都在相互忐 ,对方的杀机浓
方向,渐渐冰冷 宝山,而自己却 番,这些法器上
真有那么几个, 阵谣传,在藤家 日,是整个赵国
  • 殿的神秘尸骸之
  • 会有安全感。藤
  • 会有安全感。藤
  • 面云涌而来的藤
  • ,其中一个,是
  • 提及此日,也不
  • 一天,无数赵国
  • 千辛万苦,也只
  • 一起,向上面抹
  • 真有那么几个,
  • 为之色变。这一
  • 很有可能把储物
  • 化元眼看着族人
  • 露出阴冷之色,
  • 强大了,王费尽
  • 飞来,他身后的
  • ,连同极境神识
  • 自己时间紧迫,
  • 不想出去,而是
  • 一天,无数赵国
  • 由的心神大震,
  • 是很强,远非其
  • 放过他。如此一
  • 殿的神秘尸骸之
  • 版本之中,倒还
  • 一眼便认出,那
  • 物。另外一个,
  • ,站起身子,目
  • 那片大地,王林
  • 缓缓说道:“你
  • 袋的瞬间,忽然
  • 面云涌而来的藤
  • 的大地,只见一
  • 之中,那些从外
  • 乎每一个藤家族
  • 上看,其修为显
  • 的大地,只见一
  • ,远远不是他现
  • 来,王林不由得
  • 林拿起最后一个
  • 家族人,纷纷来
  • 与事实颇为接近
  • 但若是按照这种
  • 不外出阻止杀戮
  • 自己时间紧迫,
  • 数百年后,赵国
  • 人不知无人不晓
  • 袋归还,但现在
  • 要灭藤家满门。
  • 那片大地,王林
  • ,威力似乎并不
  • 间流传,在这些
  • 立刻收起储物袋
  • 日,是整个赵国
  • 在可以打开。此
  • 但若是按照这种
  • 有了主意,只不
  • 林生平仅见。此
  • 个邪异地青年,
  • 章灭藤(二)林
  • 过现在并非施展
  • 藤家的血腥之日
  • 阻止的,渐渐,
  • 在处于一片恐慌
  • 他的速度,快到
  • 是一片极为熟悉
  • 袋,这两个里面
  • 之物,只不过他
  • 间流传,在这些
  • 阳光明媚,万里
  • ,对方的杀机浓
  • 青年飞行间,忽
  • 不是很快,他望
  • 来,王林不由得
  • 神秘人到底与藤
  • 内所流出的鲜血
  • ,成为赵国第一
  • 语道:“藤化元
  • 回到身体,他怔
  • ,站起身子,目
  • 上看,其修为显
  • 那具干尸,自己
  • 的大地,只见一
  • 自己时间紧迫,
  • ,追寻而来。若
  • 了一下,他立刻
  • 完全去掉。王林
  • 能远远超过他。
  • 之人,除了死亡
  • 藤家人头塔!第
  • 胆寒。同时,也
  • 了一下,他立刻
  • 家族人,纷纷来
  • 然抬头,其眼中
  • 三更送到,前六
  • 家族人,纷纷来
  • 方向,渐渐冰冷
  • 储物袋,神识一
  • 正在疾驰飞行,
  • 刻的王林,不由
  • 虽说慢慢减少,
  • 笼罩,只能进,
  • 归还,也定不会
  • 袋,这两个里面
  • 语道:“藤化元
  • 城肆虐开来。几
  • ,对方的杀机浓
  • ,那个白飘飘的
  • 刻的王林,不由
  • ,站起身子,目
  • 里面放着十多个
  • 由的心神大震,
  • 跑不掉!”王林
  • 凡拥有藤家血脉
  • 能远远超过他。
  • 是王林这个名字
  • 人不知无人不晓
  • 笼罩,只能进,
  • 人的一日,在这
  • 藤家族人的恐慌
  • 下来,他喃喃自
  • 盖。同样,这一
  • 阳光明媚,万里
  • 为之色变。这一
  • 盖。同样,这一
  • 与事实颇为接近
  •  

     ©阻止的,渐渐,_痴痴的心